返回首页  加入收藏
登录
注册
行业资讯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中华机械在线 > 机械人物
水力机械专家卜漱和的认真人生
http://www.szkoumei.com     2010/2/4 13:46:11    来源:《人物》杂志     
    

作者:汪业芬

  卜漱和,是我十几年采访生涯中遇到的一个比较特别的采访对象:认真得近乎“傻”,固执得有点过分。她的专业是水力机械,她的工作主要是全国大型水利水电工程项目的审查。记者问她:“有没有人给你送钱送礼啊?”她连忙说:“有啊,有啊。只是我不敢收。”对于记者的采访她很不乐意,她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知识分子,我所做的别人也在做,没有什么好宣传的。”这就是低调、不张扬的卜漱和,实在又可敬的卜漱和。

  “我很会读书”

  很多次听说过卜漱和的名字,总觉得这该是个柔柔的、水水的女子。虽已是年逾花甲,也该是精精神神的样子吧。可坐在我眼前的这个老太太,高高的,走在街上,别人绝对想不出她是全国政协委员,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我国水力机械行业的权威。发型是再普通不过的大妈头,秀气的脸没有认真保养过,不过还依稀能见着年轻时候的秀美,眉眼间透出的坚毅让人觉得这是个吃过苦而又绝不认输的人。

  卜漱和,一个纯粹的南方人。1942年出生在江苏靖江市。说起往事,卜漱和有些骄傲:“我是很会读书的。”也难怪,小学时的卜漱和就跳级,初中毕业年仅14岁就力挫“群雄”,以优异成绩考入著名的江苏省立南菁高级中学。

  小小年纪就要离开母亲负笈求学,还是个女娃儿,自然会有许多困难。卜漱和说,那时很难,南方乡下的冬天很冷,自己没有洗过衣服,一个人坐在井台上抱着一堆衣服,边洗边哭。可卜漱和是要强的孩子,几年下来,就成了南菁中学的学习尖子,各科成绩优秀,当过班干部,做过南菁中学报的副主编,还是学校的跳高、短跑名将。卜漱和说,这要归于我懂事早、不服输的男孩儿性格。

  卜漱和的父亲是个商人,她还在上小学时父亲就去世了,靠着母亲和奶奶做点生意,维持着一大家子人的生活。说起母亲,卜漱和至今心存感激。母亲是贤淑、聪慧的传统女子,豁达乐观,账算得又快又好。卜漱和承袭了母亲内敛、智慧、外柔内刚的性格,不好张扬,踏踏实实。

  1958年,卜漱和高中毕业,由于各科成绩突出,学校准备保送她入北京航空学院就读。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卜漱和来到了交通大学(西安分部),也就是后来的西安交通大学,就读水利工程系的“河川枢纽及水电站建筑”专业。一个小姑娘,正是风华正茂的年龄,偏放弃大城市时髦舒适的生活,来到偏僻落后的大西北。卜漱和说,那时候西安对她有着一股很强的吸引力,神秘而悠远,几朝古都,几代君王,中华由此而兴,西安该是一个神奇而富有魅力的所在。年轻时的卜漱和,柔柔弱弱,可她偏又不是江南小女子玲珑可人的性格,而是喜欢大气魄、大场面。看了前苏联电影《第涅伯河,你好!》后,卜漱和非常向往水电站工地上热火朝天的劳动景象。“工地大得不得了,多带劲啊!那么豪放,我喜欢这种场面。”就这样,卜漱和来到了祖国的大西北,选择了水利水电工程这样不被人看好的专业。

  “我很幸运”

  很会读书的卜漱和,在西安交大受到了良好的专业训练,各科成绩依然优秀。5年下来,全级95个学生,只有卜漱和一个人各科成绩优秀,有报考研究生的资格。卜漱和自己也想继续深造,报考清华大学水利系高速水流专业。可命运有时很会开玩笑。就在“考研”的前一天晚上,扁桃体发炎已有几天的卜漱和高烧到40度被送往医院。阴差阳错,机会就这样失去了。1963年,21岁的卜漱和大学毕业,被分配到甘肃省水利厅,然后辗转在甘肃、陕西的几个水利建设工地上,一呆就是17年。

  这个江南水乡的柔弱姑娘,在西北尘土飞扬的水利工地上,经常与工人师傅一起劳动,而且一呆就是17年,什么感觉?卜漱和爽快地说:“好啊,这一段经历让我一辈子受益不尽。我很幸运,自己在工地上一边设计,一边施工,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很多搞研究的人没有我这样的机会,实践经验少。艰苦的环境不仅锻炼了我的意志,书本结合实践也为我以后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真如她自己说的那般潇洒么?真的就不苦么?那时工地条件很差,到工地值班路很远,有时饭也吃不上。可卜漱和不怕苦,她总是克服困难,服从需要。她的大儿子生下来只有56天就扔给了年迈的母亲,回到单位又参加了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工作组。在祁连山下的农村,气候恶劣,一件军大衣,一年四季几乎都不离身,有一次她还差一点儿被暴风雪卷走。

  伙伴眼中的“拼命三郎”

  被她的伙伴称作“拼命三郎”的卜漱和工作勤奋,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工作狂,生活的一切目标、一切中心都是为了工作,在个人的享受上可谓“油盐不进”,或者说是一个从没有想到要对自己好一点的人,是一个没有了“自己”的人。这是卜漱和给所有接触过她的人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

  1980年,卜漱和告别大西北,由电力工业部西北电力设计院调入北京,在水利部南水北调规划办公室工作,直到1997年。

  又是一个17年,这期间,国家改革开放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效,各项社会、经济、文化事业取得长足进步。这一个17年,也是卜漱和的人生旅程精彩纷呈的时段。年近四十的卜漱和甫进京城,来不及休息调整,来不及环顾四周,欣赏古城北京的红墙绿瓦,就面临知识更新、专业改变的挑战。领导找她谈话,说你改搞水力机械专业吧,现在这方面缺人,你能行的。于是从1983年开始,她就改行从事水力机械专业的工作。1984年,她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主动到清华大学、北京农业工程大学进修。四十来岁的人了,重修一门专业谈何容易?卜漱和又是极认真的人,她学得很苦,每天上午去听课、读书,下午赶着去上班。早上出家门带一盒饭,到下午饿得不行才想起来吃。

  有人说,生活很美,不要只埋着头往前赶,去拼搏,去工作,而应该停下来看看你周围的花花草草,这样也不枉在这人世间走一遭。这是懂得生活、享受生活的人。可卜漱和不这样,她急急地往前赶,生怕落下什么。上个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初期,面对国外各种先进技术的引进,卜漱和常常感觉到很遗憾:自己外语不好,不能直接阅读国外的科技读物。外语成了她更新知识的障碍。怎么办?卜漱和的认真劲再次“作怪”:上夜校,重头来。卜漱和中学学英语,大学学俄语。上夜校,她又跟自己过不去,选学德语和法语。卜漱和说,那会儿忙得哟,恨不得多生出两只手。下午一下班,赶回家给孩子做饭,自己来不及吃就往夜校赶。上完课已是晚上九点多钟。时间总是那么少啊!

  天道酬勤。卜漱和一路打拼,始终站在专业研究的潮头。在南水北调规划办公室工作的17年,卜漱和参加了南水北调东线、中线、西线的前期规划设计工作,其工作态度、工作业绩得到了领导、同事的充分肯定。功夫不负有心人,她改行成功了,而且在行业中极有威信、极有号召力。长期以来,许多省、市设计院的同行,工作中遇到难点,只要找她或者发一个邮件给她,她总是很热情,帮助找资料,毫无保留地解答每一个问题。有时还找别的专家一起讨论,以便把问题解答得更好。临退休前,新疆设计院和江苏省水利厅的同志很着急地对她说:“您千万不要退休,您退了,我们以后工作有困难找谁呀?”她很感动,她认为这是对她工作的认可,对她的关心和鼓励。

  1997年,卜漱和被调到水利部水利水电规划设计总院工作,从此以后,她的工作面更宽也更忙了。

  “人活着,就要认真做事”

  在为采访卜漱和做准备时,记者接触到一些与卜漱和有交往的人,他们无一例外地都说:那真是一个实实在在、认认真真的人。

  卜漱和承认自己太认真,太死心眼。她说,人活着,不去认真做事,还活着干什么?我自己认真,也看不得不认真的人。这就得罪人。我有时候想,这是何苦来呢?

  卜漱和的工作主要是审查全国水利水电设计院的工程设计报告。做好这项工作,用卜漱和的话说,不仅要有过硬的技术水平,还要有小学生的精神,那就是坚持原则。同时还要善于协商,善于学习,发挥专家教授的作用。多年来,对每一个审查项目,每一份技术报告,一旦发现有问题,她会毫不客气地指出来,但也会细心地为对方提供自己所掌握的资料,帮他们做好补充完善工作。陕西设计院的几位领导心悦诚服地对她说:“你真是一个认真而又热心的人。”

  卜漱和说,我做项目书的审查工作,如果任凭问题报告从我眼前过去了,将来给国家建设造成损害,我对不起我的良心。现在,一些试验室试验台精度比较低,试验方法落后,得出的数据不精确;有的数据依据不足。卜漱和要求送审的设计报告,无论是涉及试验研究,还是计算方法,一定要采用高标准。她为此多次呼吁,国家要加大科研投入,支持高标准试验室的建设。如此,卜漱和赢得了同行的尊敬。

  卜漱和的认真,不在于为自己争什么,而都是为了工作。在水力机械行业使用CFD(计算流体动力学)方法的问题上,卜漱和就显得十分固执和认真。CFD在水轮机行业用得普遍,但在水泵行业使用起步晚。有些人,甚至有些教授就认为没有必要用它。卜漱和认为,CFD代表着行业科技进步,如果我们不采用新的计算方法新的科学技术,我们只能落后。过去,我国大量使用农用泵,年运行小时少,性能指标要求低。而现在由于很多城市缺水,需要调水解决城市生活和工业供水,工程用的泵,年运行小时很高,必须保证机组的安全运行和高效节能。因此,我们应掌握先进的计算方法、采用新的技术。在来不及科研的情况下,可适量引进水力设计和关键设备部件,最终实行国产化,振兴民族工业。

  搞科研多年的卜漱和硕果累累。“七五”,尤其是“八五”期间,她主持完成了水利部“八五”重点攻关课题“南水北调东线大型水泵机组的试验研究”,她自己动手参加试验、分析整理数据,7个子课题的总报告由她自己写。目前,她正参与国家经贸委的“十五”有关南水北调课题研究。她先后在捷克和美国的国际流体机械会议、国内学术会议及水力发电方面的国家级科技核心期刊上发表《南水北调淮阴二站可逆式灯泡机组》、《轴流泵的汽蚀及预防》、《中国南水北调贯流泵》等论文19篇,翻译《明渠水力学的正常、临界和共轭水深的计算》、《中国的水能利用》等文章8篇。1993年获得“新型双向轴流泵”的实用新型国家专利。她有多次获奖机会,但她很固执地坚持报奖不上名。2002年,卜漱和在获得“水泵装置优化选型设计专家系统”江苏省科技进步二等奖后还真的生气了。她说:“不应该报我。我真心愿意把奖授给快要退休还未晋升教授的老同志或更有前途的年轻同志。”

  2005年,投资近50亿元的东深供水改造工程获得广东省科技进步特等奖、国家建设部颁发的鲁班奖,卜漱和非常高兴。作为专业主审,她参加了从该工程立项直至初步设计的审查、大型水泵电动机组的真机试验验收等工作。她支持采用三峡机组的模式,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和关键设备部件并消化吸收实行国产化;支持采用便于检修更换的机型。东深供水改造工程主要是为香港、深圳解决生活和工业用水。设计几经优化,工程质量获得了国家最高奖,这对香港社会稳定、经济繁荣提供了保障。

  “我因民革而精彩”

  卜漱和的家庭没有国民党的背景,但她与民革却有很深的缘分。她说,我的生活因为民革而更加精彩。

  卜漱和加入民革,还与她上夜校学外语有关系。上世纪80年代初,民革的社会力量办学工作做得非常出色。民革的中山夜校以其师资水平高、办学态度认真而赢得了许多求学若渴的人的青睐。卜漱和当时上的夜校就是民革主办的中山学校。卜漱和说,由上中山学校而认识民革的同志,觉得他们工作那么认真,态度那么友善,跟他们接触,觉得很温暖。她由此对民革组织产生了极大的信赖。1988年,卜漱和加入了民革,从此有了一个归属,有了一个温暖的“大家庭”。

  “卜漱和啊,凡是民革的事,她都有求必应。”这是民革中央从事参政议政工作的同志对她的一致评价。“我对民革有很深的感情。当时我以高级工程师的身份很快被批准加入民革,我感动得不得了。我热爱这个组织,所以总想为它多做点工作。”

  1992年,卜漱和随民革北京市委四化委员会的同志到内蒙做支边考察工作。在对赤峰市克什克腾旗考察时,卜漱和以专家的眼光看,觉得当地作为水利部农村(小水电)电气化县,其技术管理水平太低,建议从当地找两个年轻干部到北京农业工程大学水利系进修机电专业,费用由她个人出。后来当地派了一个人进修水轮机,卜漱和果真为这位同志提供了在京进修的费用。

  这只是卜漱和为民革奉献自己的开始,从此,她就把民革的工作与自己的本职工作紧紧联系在一起。只要有机会,有可能,她竭尽心智也要把民革组织托付的事情做得最圆满。

  水利部水利水电规划设计总院是水利勘测设计行业的管理部门,负责审查全国大型水利水电工程项目设计,作为专业主审,卜漱和充分利用自己的专业优势和身份“优势”,尽自己的力量为民革参政议政工作添彩。

  云南省德宏州陇川县地处祖国西南边陲,其西南与缅甸毗邻,是少数民族聚居的边疆民族县,水利投资长期严重不足,防洪和灌溉工程设施十分薄弱,经济落后,各族人民生活贫困。修建陇川县麻栗坝水库工程十分必要和紧迫。

  2000年2月,当水利部水利水电规划设计总院认真审查完这一需要投资5亿多的工程项目建议书时,发现由于当地财政困难,连资本金都无力筹措,按规定项目建议书不能进入下一个程序。卜漱和非常着急,她知道1958年有关部门就提出麻栗坝水库建设的规划。1982年,水利部已批准了初步设计报告,工程几上几下,当地百姓盼这个工程盼了40多年。卜漱和那个急啊!一次,水利部召开民主党派人士座谈会,轮到卜漱和发言时,她把这个项目的紧迫性和必要性仔细地讲了,提出麻栗坝水库项目尽管资本金无力筹措,但项目很重要,能不能先通过,再报送国家计委立项。部长马上答应她,说你放心,下次部长会议一定优先审查通过这一项目。如今这一国家投资3个亿,省政府投资1个多亿的工程已开工建设,卜漱和觉得非常高兴和欣慰,她经常说,我们部的领导总是高度重视和支持西部地区的水利建设,我更应努力工作。

  柔肩也能担道义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卜漱和以她女性柔弱的双肩,以一个知识分子的良知,承担起对社会的道义和责任。2002年3月,卜漱和参加审查甘肃洮河九甸峡水利枢纽及引洮供水工程项目建议书,这个总投资需要95亿的工程是解决甘肃中部严重缺水问题的生命工程、生态工程。她当即联系民革甘肃省委领导,联合给民革中央写报告,请求民革中央对这一工程组织调研,作为参政议政的一个课题,为推动这一工程的顺利立项使一把劲。

  洮河九甸峡水利枢纽及引洮供水工程位于甘肃省中部,供水区包括甘肃中部定西、会宁11个国家级贫困县,人口300万,主要是农民。甘肃中部严重干旱缺水,年降水量500毫米,年蒸发量高达1500毫米,人均可利用水资源量130立方米,约为全国人均值的6%,亩均占有量30立方米,仅为全国均值的2%。引洮工程曾于1958年开工,由于当时的技术条件不够,曾死伤2000多名民工,后因资金困难而停工。当地老百姓说,几十年来,上面来过不少领导同志视察这里的缺水情况,但工程始终不见上马,“只见人来,不见水来”,这里的百姓对工程是望眼欲穿啊!

  民革中央收到卜漱和与民革甘肃省委的报告后,于2002年9月由全国政协副主席、民革中央常务副主席周铁农率队对引洮工程进行了考察。调研组在这里看到,这里地下水严重超采,水质恶化,人畜饮水困难,群众饮用的是深井里的苦咸水。据估计,再过10年,该地区的地下水就会枯竭,群众面临生存危机。水资源的极度匮乏,不仅严重制约了当地经济和社会发展,也使本已十分脆弱的生态环境更趋恶化。目前这一地区仍有30余万人尚未解决温饱问题。造成该地区贫困落后的主要原因就是缺水。调研组回到北京后,于当年的10月份,以民革中央的名义,上书中共中央、国务院,呼吁尽快确定九甸峡水利枢纽及引洮供水工程设计方案,确保工程早日立项,在工程建设资本金和贷款问题上给予支持和倾斜。

  2004年7月2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党外经济专家经济形势座谈会”,卜漱和应邀参加并作了“在宏观调控中坚持科学发展观,加强水利基础设施建设”的发言。她认为,国家实行宏观调控要有压有保,对国民经济有重大影响的水利建设项目要保。她建议国家加大投入,重点解决西部特困地区农村人畜饮水问题,并举例说明兴建甘肃省九甸峡水利枢纽及引洮供水工程的必要性。温总理很重视这件事,当时温总理问卜漱和这个工程的情况,尤其是调水后对洮河流域的生态环境的影响。卜漱和回答,她到这个工地去过3次,参加了该工程的审查。会后,卜漱和又以其一贯的认真态度,查阅了大量文件资料,并会同国家环保总局、水利部水利水电规划设计总院、黄河水利委员会的专家学者,就洮河可调水量、工程建设对洮河下游生态环境的影响等问题交换意见。然后她给温家宝总理写了补充汇报和建议。

  卜漱和因参政议政工作成绩突出,被评为北京市统战系统先进个人,并多次被评为民革中央参政议政先进个人。面对表扬,卜漱和说,如果不是民革为我提供了这么一个广阔的舞台,我一个普通的工程技术人员,我算个啥呀?想为国家做点事,人微言轻,摸不着路啊!现在我以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以民革党员的身份,尽力地为老百姓做点事,我应努力!应尽心!

  “政协为我提供了服务的平台”

  乐观的卜漱和也常有苦恼。她说,我一个人的力量有限,我帮不了那么多!国家对大型基建项目的审批有规定,程序比较复杂,比较多,项目业主跑项目审批一般要三年以上,很辛苦,我很愿帮他们。她由此在全国“两会”上提建议,呼吁简化现行水利基本建设工程审批程序。

  在审查项目时,卜漱和每到一个地方,只要发现这个项目对当地社会的稳定、经济的发展有重大影响,她就会向当地民革省委汇报。几年下来,她帮助过湖南、江西、安徽、海南、四川、北京等省市的民革组织写提案,提建议,为当地的水利工程建设鼓与呼。根据卜漱和论据充分的提议,民革中央先后组织考察团进行实地考察,国家有关部门在对工程建设审批决策时参考民革中央的建议,先后使得四川武都水库工程、江西伦潭水利枢纽工程、云南德宏州水利枢纽工程、引洮工程等十几项工程得以尽早批准立项或开工建设。卜漱和参与了民革中央报送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关于兴建新疆伊犁“卡甫其海综合利用水利枢纽工程”的建议》、《关于甘肃省引洮工程尽快开工的建议》,民革中央在全国政协的提案《关于改革现行水利基本建设工程审批程序的建议》,民革中央在全国人大的议案《涪江人民的迫切心愿——恳请安排四川省武都水库工程尽快立项、动工兴建并给以资金补助建议案》等提案议案的调研撰写工作。

  2003年,卜漱和被推选为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后,她的第一份以个人名义提出的提案就引起新闻媒体的广泛关注。与水利水电打交道几十年,卜漱和深深体会到,水作为最宝贵的资源,有着重要的战略地位。“我国人均水资源占有量约2200立方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1/4。作为水资源十分贫乏的国家,更要管好水、用好水”。她呼吁改革水资源管理体制,促进水资源合理利用、提高利用效率,建议国家调整政府部门职能,将城市供水、节水、排水、污水处理和回用职责及相应机构、编制、人员一并划归水行政主管部门统一管理;在全国积极推行城乡水资源统一管理。如何加快全国范围内城乡水务一体化管理体制的进程,是卜漱和最为关心的问题。令卜漱和欣慰的是,2004年,北京市成立了统一管理水资源的水务局。她希望能在全国范围内尽快推广深圳、上海、北京等城市的做法,实行城乡水务一体化管理。

  “我时常有愧疚感”

  卜漱和被人们称为“最不爱惜自己的人”。确实,卜漱和的生活最简单不过,她深知“罗绮千箱,不过一暖;食前方丈,不过一饱”,吃饭穿衣也就是饱肚子、图温暖而已。自小卜漱和的母亲就说她邋遢,生活马虎,长到花甲之年也没见有什么起色。卜漱和说,我对生活没什么过高的要求。想想我这辈子,我自己是很满足,可我亏欠了我的家人。

  这个很少流泪的女子,说到自己一双挂钥匙长大的儿子跟着她这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妈妈所遭的罪,说起又挂钥匙的孙子缺少照顾,说起自己的姐姐、弟弟,不禁声音哽咽。走进卜漱和的心田,发现这里没有世俗的虚伪、做作、索取,而是纯洁如处子的单纯、无私、博爱。她爱国家,爱民革,爱工作,同样,她也爱她的家人。她以她自己的方式,把自己奉献给了她爱的一切。

  “黄昏把酒祝东风,且从容”。虽已走进人生的黄昏,但卜漱和还不从容。她总是急急的,忙忙的。多少年,她没有休过一天假。去年11月底,她下楼梯时,一脚踩空,脚腕崴了,坐在地上半天起不来。几个月中,她拖着肿痛的脚,有时穿着拖鞋,南来北往,照样出差开会,其中苦楚只有她自己知道。

  老子云:“上善若水。”采访卜漱和常想起这句话。与水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卜漱和,性格也如水般至柔至坚。在她的人生路上,没有停歇,唯有“锲而不舍”四个字伴随着她。

相关资讯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免责声明 | 投稿指南
版权所有:中华机械在线 COPYRIGHT @ 2007-2017.szkoume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5039908号